当前位置: 新时代娱乐 > 欢迎您 >

基本就是坐火车的一个站而已

  2008年11月中旬的北京已经是冬天了。几场大风吹过后,天气已经很冷。一天下午,我在电梯里碰上了刘晓桦同学。刘同学跟我是同届但不同学院的研究生,我们住同一栋宿舍楼,她在文学院,我在教育学院。我们认识原因很很普通,无非是一个人去楼下的公共浴室洗澡,脱光了才发现没带饭卡(我们的浴室要刷学生卡才出水),就向另一个借用,然后赤裸裸地互相介绍认识了。

  那天电梯里的她非常激动,跟我说,湖南出版集团今晚要在北大开校园招聘宣讲会,你去不去?我告诉你哦,这个集团超级好的!就在我的中学对面!我对着那个大楼看了好几年!我们一起去吧!

  刘晓桦同学是长沙人,中学就读于长沙市一中,就在集团大楼的对面。我对她所说的东西一点概念都没有,长沙对我来说,基本就是坐火车的一个站而已。但她的激动感染了我,反正那晚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去看看。话说,我还没有去过北大的英杰交流中心呢!有人陪着,去参观下那么高大上的场合也是好的。

  于是,我跟她说,我跟你一起去!她极其愉快地拿出本地人的热情:校园网上有招聘公告,你先去看看岗位!

  然后,那天晚上,我们俩就顶着呼呼北风,去了北大。英杰交流大厅果然很气派!湖南出版集团的宣讲会也够气派!(后来才知道,做事气派是集团一如既往的要求和风格)会上先给我们观看的集团宣传片里,我果然看到了晓桦同学说的那座大楼,从下往上拍,从上往下拍,白色的大楼,很有罗马式风格的楼外立柱,看起来高大气派极了!连地址“营盘路”都透着股英气!(后来才知道我工作的地点不是这座大楼,离得非常远。且这座大楼远没有宣传片里那么高大漂亮。)

  宣讲完毕就开始接收简历。这时才看清,现场负责的那位HR真漂亮啊!精致的妆容,一身得体的职业装,又青春,又干练。后来才知道她叫王翀。我投的那个岗位专业要求是“英语”,我问HR,本科是英语可以吗?她笑吟吟地回答:没问题!可以的!于是放下简历,回学校。

  不得不说,集团的HR确实很拼。头天晚上宣讲收简历,连夜筛选,第二天不到中午就发送了笔试通知。让我很受伤的是,刘晓桦收到了,拿给我看;而我没收到。晓桦说,可能是专业不符合哦。

  “通江大道到火车站的隧道里贴着这么一张无锡的宣传画,英文里写着欢迎来到四川,设计者也太不走心了!”

  因为我没有接到笔试通知,我们提前二十分钟到。考场外,一位男工作人员坚决不让我进去。我软磨硬泡,他充耳不闻,只对我重复一句话:“我们领导有规定,坚决杜绝霸王笔。”

  考试开始了,我依然没有进去。我依然对着他看。他被看得受不了了,用商量的口吻跟我说,同学你还是回去吧,我们领导等下要来考场检查的,你不能在这里扰乱考场。

  我立刻对王翀说:我昨晚投简历的时候,你明明说专业可以的!她显然不记得头天的我了:我们筛选简历也不是只看专业,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条件……我透过窗户看着考场对她说,现在里面还有空位,看来也不会来了,我已经在寒风里站了半个多小时了,拜托了……

  我终于可以笔试了。考试期间,HR找我要了身份证,给我做了应聘档案。这让我很感动,霸王笔的场面我也见过,一般情况下,像这种半途冲进来的,是不会这样做的——考了就是考了,没有后续的。

  笔试分两大部分,文化知识和写作。将近两个半小时,要写五篇文章,两篇大的(一千字),三篇小的(四五百字)。

  尽管我联系外研社,请求把我分在上午第一批,但是从外研社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十点多了。湖南出版集团那边,已经迟到了。去不去桔子酒店呢?我突然想起了那晚王翀的“网开一面”,顿时觉得,如果这样一声不吭地不去,做人相当不厚道。

  我一路飞奔着进了地铁站。一到桔子酒店,迎面来接待我的就是王翀,她用非常快的语速说:快快快,你的笔试成绩非常好,第一名,我跟领导们说了,他们都在等你。我们十二点就要退房回长沙。

  一个很大的房间里,三位中年男人坐在我对面。后来才知道,他们分别是集团董事长龚曙光、集团总经理张天明和中南传媒总经理丁双平。

  那是我所经历的最愉快的一次面试,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。因为外研社考得很顺利,我那天特别放松。不像面试,倒像是聊天。因为他们是湖南人,我们就聊了很多曾国藩和。这我有的说,初中就读过毛选,大学时代抄过几个本子的《曾国藩家书》。跟三个人聊得甚是放松开心,中间还夹着哈哈大笑。还记得张天明突然问我一个问题:你在公园里看到一个小孩子摔倒了,会怎么办?

  我回答:小孩旁边一般都有大人,我会马上看下大人的表情,如果是平静的,就说明希望孩子自己爬起来;如果是紧张的,那我就看看是否需要帮忙。如果旁边没有大人,我就毫不犹豫地把小孩拉起来。他说:你的思维很快啊!数学成绩不错吧!

  面试结束,依然是王翀送我出来。她说,你肯定会被录取的!我看到领导脸上的表情了!两眼放光啊!其他人都是不到二十分钟,你面试了快一个小时!然后,她指着过道里几个拉杆箱说,你到时可一定要来哦!你看,我们其他房间都已经退了,就那个大房间还为你续了费!

  2009年元月上旬,我接到了一个从长沙打来的电话,说是湖南文艺出版社的,湖南出版集团通知他们,我的笔试和集团面试都已经通过了,他们要请我去长沙接受用人单位的面谈。

  那个春节我过得很紧张,在家呆了没几天就回到北京,我要把趁着放假清静,一个人在宿舍把毕业论文写完。2月8号下午,把论文初稿发给导师,我愉快地上了去长沙的火车。按照之前的经验,过了笔试面试,到第三轮一般就是很轻松的面谈和欢迎了,所以,我什么都没准备。哪知,湖南出版集团的招聘是这样的:前面是集团人力资源部组织的,最后才是真正的用人单位。我要去湖南文艺出版社面谈。江湖水深啊,我果然很傻很天线号早上六点,我在濛濛的冷雨中下了火车。第一次到长沙。在火车站肯德基托着下巴到八点半,才打车到文艺社,快九点钟。

  进了文艺社大楼,找到办公室主任。她带我去见我以后的主管副社长。副社长跟我聊了一会儿,问了下基本情况后,就带我去见了当时的社长——一个看起来非常严肃的人。他非常沉静,全程几乎没有说话(这个态度让我本来很放松的心里顿时发毛)。听完副社长对我的介绍,他好像就抬头看了我一眼,就转身在身后的书架上抽了一套三本外国引进的书,让我假设这套书还没有出版,根据我的观察,当场写一份策划书出来。

  这简直这是我遇到的最狠的面试,说好的愉快面谈呢?以前准备的“面经”、背下来的“介绍”,统统没用上——因为几乎没让我说话。

  我又没工作过,对出版行业几乎一无所知,对编辑工作的认识就是改错别字(在外研社实习就干这个),当场写策划书!

  不过很快就明白了。虽然没见过出版策划,可是在学校里写过研究项目开题报告啊!开题报告就是研究项目的设计书啊!于是,我趴在打印室的桌子上,按照开题报告的思路,用了一个多小时,列提纲打草稿,最后写满了三页纸由办公室主任交给社长。

新时代娱乐 | 新时代娱乐 | 新时代娱乐 | 欢迎您 | 充值渠道 | 

返回顶部